中文|EN

公司新闻

当前页面: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发布时间:2018-07-09

    还记得我吗?——小娟的田园小梦(续)

    01还记得我吗?我叫石娟,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童年的我健康而快乐。直到十九岁那年,噩梦开始了——父亲的突然离世,给了我重重的一击,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耳朵因此受伤。从那以后我的听力逐年下降。02命运的安排,我遇到了自己要相伴一生的爱人,婚后我成为了一名幸福的孕妈。可我的听力却直线下降,到了无法分辨任何语言的程度。靠着看口型和猜测联想来分辨别人的话,夫妻间缺乏沟通,感情也大打折扣。在儿子出生之后,就丧失听力的我,从未听见过孩子的哭声,也从未听见过一声“妈妈”。那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轻生”便成了时常在我脑中晃动的词。那是的我,宛若一具空壳。小娟的田园小梦 03直到2015年,我认识了网友海航,是他让我知道了“力声特耳蜗”,在我全面了解了力声特人工耳蜗之后,我决定为以后的人生,为我从没有听到过的那声“妈妈”赌一次。2015年10月16日,我在山东省立医院做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从此点亮了我对以后美好人生的期待!那一天,我永远铭记。一个月之后,开机的那一瞬间,我听见了久违的声音,我再也不用在“无声”的泥藻里挣扎了。听到那声期待许久的“妈妈”时,虽然夹杂着很多杂音,但真真切切地听...

    了解详情

  • 发布时间:2018-07-03

    幸福大概就是这样吧

    大家好,我叫李明明。 26年来,我的人生本应是在善解人意,爱助人为乐中度过。无奈小时候发烧打针后开始出现听力下降。从小爸爸妈妈带我去北京、郑州、上海等全国各地的医院,都没办法治好我的听力,无法听清声音,只能靠佩戴助听器!家里给我买了助听器后,每天佩戴着助听器在北京聋儿康复中心训练学说话,戴20年助听器听的世界就像地狱一样黑暗,我的眼泪总是忍不住流出来。现在没有了听觉,连助听器也无济于事,听不到声音,无法实现我的梦想,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人生疾苦,有太多跟我一样的人在忍受磨难。想到这里,我甚至愿意用我的生命来为需要帮助的病人带来希望,这样还算是英雄,虽然这只是我天真的想法,但我衷心的希望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能得到救助。 那一段时间,是我最痛苦的时间。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听力?我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差。 在五年前的某一天,这一切都变成了过去时,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我的听力逐渐消失,家人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耳科医生都说治不好我的...

    了解详情

  • 发布时间:2018-06-28

    7月中旬 上海五官科医院免费人工耳蜗宣讲会

    7月中旬 上海五官科医院 免费人工耳蜗宣讲会上海五官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医院)将在7月中旬开展免费人工耳蜗宣讲活动,现面向全国招募:1~6岁(不含6周岁)双耳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儿童。公益暖人心,让爱更响亮上海力声特是一家专门致力于提供适合汉语普通话言语识别的高质量人工耳蜗产品的企业,帮助中国广大听障人群回归有声世界,回归主流社会。在现在市场销售的第一代REZ-I型人工耳蜗基础上,已完成了全新第二代人工耳蜗系统6岁以上临床安全性和有效性验证。7月中旬将举办的线下讲座交流活动,活动大致安排如下:时间:7月中旬,具体日期确定后会电话通知已报名的儿童家庭。 地点:上海五官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交通:汾阳路83号(地铁一号线、七号线常熟路站下来步行900米) 活动内容:1.请五官科医院著名专家讲解人工耳蜗植入技术,并举办小型交流活动。2.由项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项目信息、费用及流程,活动还将邀请已经手术的植入者家庭参加,以便家长们互相交流。 3.若有兴趣,还可参观力声特人工耳蜗公司。 费用与优惠:上海力声特医学科技有限公司将为参加活动的儿童家庭提供一天的食宿补贴。若参加活动后决定签约项...

    了解详情

  • 发布时间:2018-06-26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1因为不懂,埋下祸根 我叫杨东峰,山东聊城人,今年31周岁。小的时候是经常生病感冒,那时候由于医疗知识匮乏及自身体质问题,注射过链霉素之类的耳毒性药物,就这样埋下了听力下降以至于完全失聪的种子。 记得小学的时候听力还可以和常人一样,没有明显的区别,那时候学习成绩也还不错,经常排名班级前五名。可是由于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到初中的时候听力出现了明显下降,和常人显现出很大的差距,学习成绩也滑落到十名开外。那个时候父亲工作的厂子效益不好,家庭条件有限没能够及时的佩戴助听器进行干预和补偿听力,再加上青春期的逆反心理以及自己的自卑封闭,导致初中毕业考试成绩很差,没能够考入高中。 此时的听力左耳几乎完全失聪,右耳损失大概50分贝左右,家里人也考虑到我的听力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不佩戴助听器无法交流,更无法在社会立足,父母准备为我购买助听器。医生说左耳完全失聪佩戴助听器没有什么意义,此时也恰逢父亲工作的工厂倒闭遣散。当时家里经济拮据,父母没办法,只能动用父亲工厂发的遣散费买了一台助听器,佩戴在我的右耳上。当时感觉还不错,听力又好了很多还能打电话交流。在叔叔的帮助下,跟随叔叔去了高速公路建设工地,在工程...

    了解详情

  • 发布时间:2018-06-22

    坚持努力,决不放弃。

    2013年十月,我彻底陷入无声世界。 那年正值国庆之际,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欢乐喜庆的气氛中,而老天爷却和我开了一场很大的玩笑。连续数日的耳鸣,以及日渐下降的听力,迫使我不得不住进了医院,接受检查。 父母陪同我前往平顶山医院住院检查,住院期间,并没有缓解或控制我的症状。住院不到一周,听力依旧每况愈下,打着点滴的我自我催眠着:也许过几天就会好的。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等来的结果却是:突发性耳聋造成听神经损伤,治疗无效建议出院。看着医生递过来的出院小结,我如遭雷击,再也无法忍住,绝望地哭了。父母也跟着哭了。 出院后,我依然没有放弃,和父母去了省医院,医生却给了相同的答案。几近奔溃的我,和父母回到老家后,几乎每天都以泪洗面,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吧。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父母的开导,我也渐渐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父亲鼓励我:等有了钱以后,还是有希望的治疗的,可以做人工耳蜗。 2018年,力声特助我重返有声世界。 一眨眼四年多过去,聋人群奔走相告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郑州民生耳鼻喉医院联合上海力声特人工耳蜗公司免费为成人耳聋患者提供人工耳蜗,免费手术。 四月,我满怀希望地来到郑州民生耳鼻喉...

    了解详情